客户爆雷、高管减持 赢时胜着手剥离供应链和保理业务

原创 PC4f5X  2020-12-01 08:16 

原标题:客户爆雷、高管减持 赢时胜着手剥离供应链和保理业务

时代周报记者 陶书宁 发自上海

继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之后,唐球的减持计划让赢时胜(300377.SZ)再度蒙上阴影。

11月20日,赢时胜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唐球拟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票,分别不超过1400万股、2100万股,合计3500万股。按照27日收盘价9.40元/股计算,唐球本次减持将合计套现3.29亿元。

“他给公司的减持报告函是说,他有即将到期的股份质押,需要归还这部分质押款和相关利息。”11月26日,赢时胜一不愿具名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就在唐球提出减持的两个月前,公司第一大客户江苏鸿轩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鸿轩”)的实控人遭纪委调查失联,也让赢时胜应收账款的坏账风险陡增。

江苏鸿轩的变故同时导致赢时胜筹备一年多的逾10亿元定增案流产。赢时胜11月10日晚公告,鉴于出现重大事项,综合考虑公司实际情况、类金融业务战略调整等因素,决定终止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项。

管理层频频减持

截至11月20日,唐球持股为1.51亿股,占赢时胜总股本的20.07%,其中累计质押的股份为0.58亿股,约占其当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38.41%。

据赢时胜2020年5月发布的公告,上述质押原到期日为2020年5月5日,唐球为这笔质押做了展期,最后到期日为2021年2月5日。

此次取消定增也为唐球的减持创造了条件。

“之前在做定增项目的时候,券商那边做了要求,大股东不方便减持。”上述公司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赢时胜定增公告显示,其主承销商为东吴证券。

根据公司在今年4月底发布的公告显示,赢时胜拟定增15.64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微服务云计算平台开发项目”“数据智能应用服务平台开发项目”“智能运营管理服务平台开发项目”“智能投资决策服务平台开发项目”四个项目。

今年6月29日,赢时胜这一定增案被深交所受理,9月21日,赢时胜调整了定增方案,金额从15.64亿元调整至10.19亿元。

从公告时间来看,这一定增方案,赢时胜已筹备超过一年。2019年10月8日,公司年内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相关事项。

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最终导致该定增方案流产。今年9月28日,赢时胜公告称,子公司上海赢保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赢保”)的保理业务客户江苏鸿轩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徐鸿飞处于失联中。公司从江苏鸿轩获悉,其失联原因为被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带走协助调查,至今未归。

受此影响,赢时胜取消了定增方案,唐球也随即进行减持。此次唐球合计减持3500股,占其总持股数的比例高达23.19%,接近1/4。

赢时胜2019年报显示,唐球2019年末持有公司股份15915.25万股,而到11月20日,这一数字已经减少至15092.85万股。这意味着,今年唐球已经减持822.4万股。

如果此次3500万股减持计划在年内完成,那么唐球年内减持比例将达到27.15%,届时将违反《公司法》。《公司法》第142条之规定,董监高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25%。

不过,唐球有6个月的时间来完成减持,不排除减持计划延续至明年。

实际上,近两年来,赢时胜董监高不断减持公司股份,套现离场。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公司年报披露的董监高持股信息发现,2018―2019年,唐球及其妻子鄢建红,以及一致行动人鄢建兵已累计减持3628.82万股。

赢时胜持股5%以上的股东张列、副总经理周云杉自去年也进行减持,分别减持1110.39万股、498.37万股,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17%。而庞军则减持827.87万股,并在2018年8月离开赢时胜。

增收不增利

赢时胜创立于1998年,2013年登陆创业板,公司传统业务为金融机构资产管理和托管业务系统的应用软件及增值服务。

近几年来,赢时胜传统业务发展逐渐放缓。总体上看,赢时胜的收入构成主要包括定制软件开发和销售收入、服务费收入、保理业务收入、供应链业务收入。

2017―2019年,赢时胜定制软件开发和销售收入分别为31052.37万元、39935.17万元、43032.66万元,分别增长77.23%、28.61%、7.76%。而其经营利润分别为26650.23万元、34589.22万元、34289.65万元,分别增长93.36%、29.79%、-0.87%,2019年出现负增长。

服务费收入陷入相似境况,2017―2019年,赢时胜服务费收入分别为17265.88万元、19163.54万元、18076.33万元,分别增长2.54%、10.99%、-5.67%,服务费带来的利润则连续三年负增长,分别为12836.31万元、11996.82万元、9770.60万元。

相反,赢时胜大力支持的保理和供应链业务对上市公司不仅贡献甚微,反而占用了公司大量的现金资源。

2016年7月,赢时胜子公司上海赢量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现名为上海赢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赢量信息”)以2000万元收购了上海蒲园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2017年2月,赢时胜与赢量信息共同出资成立上海赢保。赢时胜由此涉足供应链与保理行业。

2017―2019年,赢时胜供应链业务的收入分别为3722万元、3406万元和1345万元,保理相关业务的收入分别为834万元、1201万元和2409万元,两项业务收入合计占上市公司当期总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48%、7.20%和5.72%。

而2017―2019年,赢时胜“其他应收款”科目中的“供应链代垫款”期末余额分别为2.52亿元、3.39亿元、1.68亿元。

其中,三家企业供应链代垫款合计占赢时胜当期其他应收款总额比重居高不下。

根据其他应收账款明细,2017年末至2019年末,赢时胜对滑县永达饲料有限公司、鹤壁市永达养殖有限公司、滑县永达畜禽育种有限公司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合计分别为2.04亿元、1.74亿元和1.74亿元,三家公司其他应收款合计占上市公司当期其他应收款总额的比重为49.62%、45.23%和79.77%。

天眼查显示,鹤壁市永达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永达食品”)全资持有上述三家公司,而冯永山控制的永达食业持有永达食品88.49%的股权。

同样占用赢时胜大量现金资源的,还有与江苏鸿轩的业务往来。

江苏鸿轩是赢时胜保理业务第一大客户及期末应收账款第一大欠款方。公司成立于2008年,主要业务为生态养殖、品牌蛋品销售、功能饲料研发等,主要产品为徐鸿飞小鲜蛋。

2016年、2017年,赢时胜与江苏鸿轩开展供应链代付、保理业务,其未归还的保理业务金额计入应收账款。财报显示,2017年末至2019年末,赢时胜对江苏鸿轩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774万元、10000万元和19000万元,占公司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的比例分别为26.72%、17.64%和24.53%。

除了占用资金,供应链和保理业务甚至反噬赢时胜的利润。

2019年,“永达系”因资金链断裂无法还款,上市公司计提了1.07亿元的坏账。而徐鸿飞的失联,为赢时胜应收账款的收回增加了不确定性。

赢时胜目前已经着手剥离供应链和保理业务,回归金融科技主业。

“今年这两块(供应链和保理业务)已经没有新增业务了,目前在处理存量业务。”前述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供应链和保理业务确实分散了公司很多精力。”该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赢时胜计划在2021年底完成这两项业务的剥离。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本文地址:http://www.240ka.com/9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