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元证券命运多舛 首都机场挂牌拟“清仓”

原创 PC4f5X  2021-03-02 14:31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罗辑北京报道

继2019年末首都机场集团挂牌拟出让其持有的金元证券30.68亿股股份(占金元证券总股本的76.12%)未果后再次行动。日前,北京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北交所”)、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海联交所”)、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重庆联交所”)相继挂出金元证券股份转让的相关信息。而相较2019年末的挂牌,此次不仅三家交易所同时“上线项目”,而且价格方面也选择了“面议”,且未在信息中对受让方资质条件做相关要求,这让转让方“出让意愿”显得更加强烈。

就当前意向方接触情况、资质要求、底价情况等,《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方联系首都机场集团,但截至发稿未能得到回应。作为标的一方的金元证券方面也就此次转让对公司的影响等问题提及,“我司不便回复,相关情况请参阅交易所公开披露信息。”

再度挂牌“价格面议”

除了近百亿元的底价变更为价格面议之外,在上述三家交易所的挂牌项目信息中,对受让方的资质条件并未披露有相关要求。

从北交所等三家交易所项目信息来看,此次金元证券大股东首都机场集团拟转让其持有的金元证券30.68亿股股份,占金元证券总股本的76.12%。这一持股数量和份额与2019年那一次挂牌一致。

不过,两相对比,此次在北交所的挂牌选择了“参考价格面议”。重庆联交所同一项目则注明挂牌价和保证金均为面议。上海联交所则未披露价格相关信息。而2019年的挂牌中,上述股份的转让底价标明为98.41亿元。

那么此次价格采取面议,原因为何? 虽然首都机场集团和金元证券方面并未对相关问题作出回应,但2019年的转让未能成行,就曾有业内提及高达百亿元的转让底价可能已筛掉了市场上不少买家。在此逻辑下,不披露底价、选择“价格面议”,不仅留给了市场对于价格是否有所下降的想象空间,也可以让意向方与转让方充分接触。

记者综合梳理上述三家交易所披露的信息发现,金元证券注册资本为40.31亿元,2019年其实现营业收入(合并口径)12.09亿元,实现净利润(合并口径)2.41亿元,其中母公司实现净利润1.71亿元,2019年末金元证券净资产69.53亿元。而2019年那一次挂牌中,当年中金元证券净资产为64.37亿元。也就是说,金元证券净资产有所增加,而金融机构估值主要参考PB,在净资产增加的情况下,金元证券此次转让价格若进一步降低,那么其估值将相对上一次挂牌更加“便宜”。简单按照上一次98.41亿元的底价计算,上一次PB约为1.53倍,若保持原来的底价,按照2019年末净资产算,PB为1.42倍。

虽然2020年金元证券的相关财务数据并未披露,但中证协在2021年2月23日发布的证券公司2020年度经营数据显示,证券行业整体营收、净利润和资产规模均实现两位数增长,其中截至2020年12月31日,证券行业总资产为8.90万亿元,净资产为2.31万亿元,分别同比增加22.50%、14.10%。若金元证券相关数据未出现逆势下滑,那么此前的底价如果下降将对应的是更好的估值。

除了近百亿元的底价变更为价格面议之外,在上述三家交易所的挂牌项目信息中,对受让方的资质条件并未披露有相关要求。而上一次挂牌则明确了如受让5%以上股份的意向受让方,其净资产不得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且不低于实收资本的50%;受让25%以上股份的意向受让方或拟成为持股5%以上的第一大股东之意向受让方,其净资产不得低于人民币2亿元,最近三年持续盈利等根据《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所列示的相关要求。

二度挂牌,三家交易所“项目齐上”,价格从百亿到面议,受让方条件列为“无”,这些变化的背后有什么考量?

之于首都机场集团而言,其曾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提及2019年那一次的挂牌原因是“按照监管要求和国企改革要求,集团现在定位为机场管理集团,正处置非主营业务,出清参股的类金融企业股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首都机场集团目前对外投资有55家公司,全资持有的有22家,持有50%以上股权的有36家(含吊销未注销企业),这36家主要是围绕机场相关业务、服务,除首都机场集团财务公司和中航鑫港担保有限公司以外,持有超50%以上股权的纯粹金融机构仅剩金元证券一家。

IPO未果,踩雷雅百特余波未平

截至目前,根据2019年的营收规模和资产体量,金元证券在98家券商中的靠后位置。

金元证券成立于2002年8月,管理总部位于广东省深圳市,目前证券资质齐全,拥有11家分公司,53家证券营业部,营业网点遍及国内19个省市,其中以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和环渤海经济带为重点,各地区中心城市为辅助。同时金元证券控股金元顺安基金管理公司(持股51%)、金元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持股89.33%)、金元资本投资管理(深圳)有限公司(持股100%)。

作为老牌券商,金元证券早在2007年就完成改制设立股份制公司,并在此之前,市场盛传其将“收编”彼时首都机场集团控股的中富证券和参股的民族证券,冲击IPO实现上市,就连保荐券商都已经选好。

然而这一计划并未成行,彼时中富证券和民族证券为风险类券商,本需要进行风险处置。2004年“德隆系”危机爆发后,中富证券被首都机场集团接管,但首都机场集团为其制定的重组方案夭折,随后中富证券被启动行政清理程序,被中国证监会撤销经营证券业务许可,相关资产被上海证券接管。上述“三合一”的方案也就此变为金元证券与民族证券的“二合一”方案。而又因为民族证券股东会“拒绝”了这一合并方案,首都机场集团随后将其持股转让给了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金元证券合并做大的计划就此告终。

2011年,几次合并方案都告吹的金元证券,在业务规模尚未能达到券商IPO门槛条件(彼时监管要求券商IPO需要上一年度经纪、承销保荐、资管等6项业务中至少两项位于行业中等水平以上或至少一项业务收入位于行业前10等条件)又无法通过合并快速壮大的背景下,首都机场集团对金元证券进行了增资,市场也再度传出金元证券力争3年上市的计划。

但随后IPO几度暂停,金元证券未能如期上市,在市场中的关注度也逐年下降。截至目前,在券商梯队中,根据上述2019年的营收规模和资产体量,金元证券仍只排在纳入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的98家券商中的靠后位置。数据显示,如果以2019年总资产规模排位,金元证券在98家券商中排名68位,净资产排名65位,全年营收则排在第80位。

作为首都机场集团的控股子公司,金元证券当前领导班子是拥有首都机场集团履历的王作义担任董事长、金元证券“老将”陆涛担任总裁。从可收集的公开资料来看,金元证券上述两次IPO计划,陆涛都曾亲历。2008年陆涛曾对媒体公开提及过争取“通过资本市场上市融资,更好更快地发展壮大,更好地抵御市场风险”。2011年增资时陆涛也在采访中提到金元证券如何更进一步发展。随后3年金元证券确实进入了高速发展期,但2014年、2015年金元证券并未“乘风”登陆A股市场,随后公司发展似乎也陷入瓶颈,数据上看,2016年到2019年金元证券营收大概在十一二亿元左右,净利润也在1.1亿~2亿元之间徘徊。

2020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显示,金元证券2020年的级别为CC。

此外,2019年金元证券因作为*ST雅博(002323.SZ)资产重组财务顾问,未勤勉尽责,出具的2015年持续督导意见及报送江苏证监局的核查意见存在虚假记载,收到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虽然金元证券进行了申诉,但2020年证监会发布了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其核查工作流于形式,未能发现雅百特虚构木尔坦项目、虚增建材销售收入,出具的相关文件存在虚假记载,申诉理由均不成立,金元证券还是被没收业务收入1000万元,并处以3000万元罚款,两名项目负责人分别罚款10万元。

更为重要的是,根据上述处罚,亦有投资者向法院提出诉讼追究中介机构连带责任。而就在2021年初,据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披露,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就雅百特投资者索赔案的相关判决书中,法院除判决*ST雅博向投资者赔偿损失外,还支持了原告投资者要求中介机构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判决金元证券、众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ST雅博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可以看到,曾提到过“仅依靠自身积累,资本金的规模会跟不上业务发展需要”的金元证券在发展的十数年来,曾有两条路,一是IPO,二是股东增资,但截至目前,IPO未能成行,控股股东首都机场集团则有意退出。对于这家经历了2004年券商大清理、数次IPO暂停、几轮牛熊更替的老牌券商,10余年的上市路,或许暂且只能等待一位优质买方的出现。

本文地址:http://www.240ka.com/29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